|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逃离黑暗奔向光明 老兵陈国焱的传奇人生

逃离黑暗奔向光明 老兵陈国焱的传奇人生

关键词:陈国焱,老兵,传奇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来凤百姓网
  • 电 话:
  • 网 址:http://www.lf.ccoo.cn
  • 感谢 laifeng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4759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阅读提示:

见到陈国焱时,记者很难想像眼前身材高大、神采奕奕的老人已是83岁高龄了。

陈国焱18岁就被国民党抓壮丁,一生极具传奇色彩:他参加大小战役无数,杀过不少敌人,也亲历了战友的惨烈牺牲;跟着王定烈解放恩施;到来凤围剿土匪;为建设恩施奉献热血智慧,却在文革时被冠以“军分区黑打手”的罪名,折磨得死去活来……

9月30日,在陈老简朴的家里,他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不时激动,不时感慨,但更多的是回忆那段战火纷飞的历史。

陈老说:“从国民党队伍逃跑的艰辛与波折,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说起王定烈司令,陈国焱高兴得合不拢嘴。 记者丁琼实 实习生蒲丹 摄

陈国焱和老伴的合影。 记者丁琼实 实习生蒲丹 摄

《开国壮士风云录》里记载了陈国焱的事迹,《恩施名人》里收录了他撰写的文章。记者丁琼实 实习生蒲丹 摄

五花大绑进国军

1926年7月14日,陈国焱出生在安徽安庆太湖县刘家畈乡洪河村。尽管生在农家,陈国焱还是读了3年多私塾,因此,他当时在家乡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

平静的日子在陈国焱18岁那年戛然而止。

当时,抗日战争进行得正激烈,国民党为扩充军力,在全国各地大肆征兵抓壮丁。

陈国焱也没能逃过此劫,包括他在内的几十个同村青年,都被五花大绑地到安徽桐城乡淮太司管区。

到那里不久,同村一个青年带头逃跑,却被抓了回来,寒冷的冬天里,他们被脱掉衣服吊起来鞭打……“当时我没有跟他们跑,但鞭打他们时,部队要我们全都去看,实在是太惨了!”陈国焱说到这里,一脸悲戚。

随后,部队又着他们继续前进,到湖北襄阳后,陈国焱被分到国民党五十九军二十师一二零团当通信兵,主要任务就是接电话,打旗帜。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5个月,部队开往湖北南漳县武镇,开始了艰苦的训练,国民党军官对部下很残忍,稍有差错就是鞭打辱骂,私下里士兵们怨声载道。

当时陈国焱的班长对他们说:“听说那边(指共产党)对当兵的很好,官兵平等,不打也不骂。”这一说,就勾起了陈国焱儿时对新四军的记忆。

陈国焱的家乡是游击队根据地,早在1934年,红军长征经过此地,一部分因受伤掉队的红军,白天就躲在陈国焱家乡的山上,到了晚上,他们就带着枪偷偷下山来找东西吃。陈国焱的母亲得知后,每天都做好饭菜,等着他们来吃。

陈国焱还记得,有天晚上,国民党军队得知了这一情况后,跑到村子里来抓红军,母亲非常冷静地帮助他们逃走了。

1936年,新四军驻扎到他们村里,他还记得,当时新四军扛的枪是汉阳造,还让他摸过,“当时我觉得新四军很威风,我说我也想当兵,他们摸着我的头说:‘你长大了,我们就收你当兵!’”

到了1944年,新四军要集中起来抗日,部队就开走了,不久陈国焱也被抓壮丁了。

关于新四军的记忆和班长那番话,使本就不愿留在国民党部队的陈国焱下定了出逃的决心。之后,他时刻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

九死一生出逃路

一天晚上,陈国焱放哨回来,看看军营里其他人都睡得正酣,觉得逃跑的机会来了,陈国焱不由一阵窃喜。

他悄悄推醒两个老乡,轻声对他们说:“我们逃吧!”但胆小的老乡不敢冒险,让他先走。

陈国焱四下张望之后,便从二楼跳了下去,幸好下面是一片包谷地,他没有受伤。

当时,他也不清楚到底要去哪里,想着自己的家在安徽,陈国焱决定朝着东方走。

他一直走到天亮,发现自己还没有走出国民党五十九军的驻地。这时,他碰到了该军的另一支队伍,尽管看他独自一个人行为较可疑,但见他穿着国民党军装,胸前还挂着国民党的徽章,他们也就没过问,陈国焱还跟着他们一起坐船过了河。

第二天晚上,陈国焱终于走出了国民党驻地范围。

他走到宜城茅茨畈时,四下不见人影,陈国焱不禁有点胆怯了,但还是大着胆子顺着山沟往前走。

临近傍晚时,陈国焱看见山坳里有一座国民党部队的碉堡,为了不被发现,他从树林里绕了出去。

“刚绕过碉堡,我就听到一阵激烈的枪声,不知又是谁跟谁交火了,情急之下我躲到了山上。”等到枪声停了,陈国焱才朝山下走。

直到下午,他才看到山沟里有一户人家,屋里只有一个中年女子,已是几天没吃东西的陈国焱乞求她给自己一碗饭吃,“那位大嫂人很好,给我盛了满满一大碗饭菜,叫我吃完马上走,因为国民党游击队经常来。”

不巧的是,他饭还没吃完,国民党游击队的人就来了。

这些穿着很破烂的军人质问陈国焱是干什么的,陈国焱撒谎说自己请假回家看父母,那位大嫂也帮着他讲好话。那些人也没说什么,但带队的那个人要求陈国焱把身上穿的新军装和他的破衣烂衫互换,无奈的陈国焱只得照办。

没有了那身衣服的保护,陈国焱再不敢像之前那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只得在那位大嫂指引下,从旁边一条小河里游了过去。

上岸后陈国焱挑了一条小路继续走,天黑时到了随县杨家湾。他在当地一个地主家里讨饭吃,帮着干了几天活之后又继续上路了。不曾想又碰到国民党部队了,“他们怀疑我是新四军的探子,跑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还用枪托使劲地打我……”陈国焱被打晕过去,醒来时那些人已经走了。

顾不上全身钻心的疼痛,陈国焱踉跄着拼命跑起来,翻过几道山冈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好心的主人看见陈国焱一身血迹和伤痕,就为他清洗伤口,并留他在家里休养。

伤好之后,陈国焱又孤身上路了,在经历了为黑心老板放牛却分文不获,生了病又被赶走的辛酸之后,他在湖北礼山(今大悟县)李家湾碰上了新四军第五师十三旅三十九团一营三连,站岗的哨兵引着陈国焱到连部找到了指挥员段坤宝,段坤宝热情地对他说:“欢迎你当兵,杀了小日本鬼子之后再回家吧!”

奋斗历程当自豪

加入新四军之后,陈国焱被分到步兵连一排一班扛机枪,跟着队伍南征北战。

在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发生在湖北襄樊的双沟战役是陈国焱最无法忘却的。

1945年,双沟战役爆发,当时新四军一个团对抗国民党五十九军,那场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连长和指挥员都牺牲了,死的人都堆成山了……”他们将敌军的碉堡打垮时已是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只得瞎摸着朝碉堡里面走,“感觉到处都是温热的,我们后来才晓得那些都是尸体。手上也黏糊糊的,天亮之后才看到自己满手是血……”

之后,陈国焱还参加了花园战役、宋河战役、应城战役、荆门战役以及以解放恩施为中心的鄂西南战役等。

恩施解放后,陈国焱被安排到来凤县工作,时任来凤县卯洞区区长,亲历了来凤剿匪的多场战斗,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作出了重大贡献。

而文革时期的“抹黑”,最令陈国焱伤心。

文革期间,因为自己曾在恩施军分区工作过,陈国焱受到了强烈冲击,被戴上“军分区黑打手”帽子的他,被打得死去活来,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还被抄了家。

“他们在家里看见东西就砸,他当兵获得的那么多军功章,都在抄家时被毁掉了,可惜啊!”说起当年的遭遇,陈国焱的老伴依旧难掩悲愤。平反后,陈国焱先后在恩施州轻工业局担任副局长,恩施工业技术学校担任副书记、副校长和纪委书记。

1989年,陈国焱在恩施工业技术学校办了离休手续。

在晚年岁月里,他不时回想自己曲折的一生,那些战斗的场景,那些曾经鲜活又牺牲了的面孔……一幕幕恍如昨日,陈国焱历时三年,编著了《青云集》一书,意在“怀念往昔,铭记历史,珍惜当下”。《恩施名人》一书,还收录了陈国焱写的一篇文章。

在陈国焱书架上摆放的《开国壮士风云录》里,他则成了书中的主角之一,文中记载了他一生的传奇经历。“这是前不久从北京寄来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的。”陈国焱难掩自豪。

陈国焱的老伴告诉记者:“这几天恩施职院机械系的学生还要他去给他们讲课呢,讲什么随他自己。”

曾经跟陈国焱并肩作战的战友,战争结束之后大都失去联系了,这是他的遗憾。

但让陈老欣慰的是,当年解放恩施的独二师师长、恩施军分区第一任司令员王定烈还时常跟他联系,“他还没忘记我这个当年跟他一起解放恩施的兵呢,我们时常书信往来。王司令也经常给我家里打电话,每年过年都是他先打给我们呢!”说到这里,陈国焱脸上显出孩童般的欢喜笑容。

来源:恩施晚报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来凤!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0718-6293255 传真: 邮箱:lfbxw0718#163.com
地址:来凤县翔凤镇凤翔大道103号三楼 邮编:445700
Copyright © 2004-2020 来凤县百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鄂ICP备10203625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