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我的过年

  • 酉水老弯
楼主回复
  • 阅读:7376
  • 回复:1
  • 发表于:2022/1/2 18:54:2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来凤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春节,我家乡称作过年,继往开来的意思。年味从腊月一直香到正月十五元宵结束,最隆重的那几天要数年三十、大年初一和元宵。抽象的程序和仪式基本相同,但具体到每个家庭和每个人,那感觉是各不相同的。
        小时候,我能感觉到要过年了是从腊月的一个大晴天开始的,这一天我婆婆(奶奶)蒸炒米,我就知道年要来了。然后婆婆会告诉我,要过年了,小孩子会更听话,不打架,不说不吉利的话和丑话(脏话),大人也不打骂小孩,总之,整个村庄一团和气,祥云笼罩,给我的感觉是神秘而宁静,一切都在静悄悄而有序地进行。各家各户都在不同的时间段杀年猪、蒸炒米、推豆腐、清洗翻晒被褥、赶集置办年货、增添新衣服等,腊月二十后,就会选择日子除扬尘,开始除扬尘时,要用香纸敬火神,然后把整个屋子彻底打扫干净,从竹子铺就的天楼上清除的扬尘堆在火堂里燃烧,不作为灰尘处理,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在推动大家这样做,很神圣。杀鸡和打糍粑一般会在腊月二十四以后,糍粑打太早不利于保管,容易开裂。杀鸡、杀猪一般不选在腊月二十八,有杀七不杀八之说,这可能是“爸”与“八”谐音的缘故。
      年三十那天,我上午一般会跟随我父亲上山砍树蔸蔸,两个兄弟有时也跟着去,其实是我父亲帮我完成,然后我就扛着这个树蔸蔸早早地就回家了,父亲会继续在山上找一个大的树蔸蔸砍下扛回。我回到家后,就会围着灶台转一圈,婆婆如果在炸酥肉的话,她会给我一个吃,然后不让我多吃,说要先敬菩萨。姐姐当婆婆帮手,学习厨艺。但几个重要的菜和炉子(火锅),都是公公(爷爷)亲自来下厨,我们家数公公的厨艺水平最高,公公平时不做饭,只在过年时做。然后我们三兄弟跟着公公去祭祀,祖坟、水井、土地菩萨、猪圈都要祭到,最后祭祀神龛。整个村庄香火缭绕,时不时鞭炮声响起,神圣的村庄神圣的人。
      吃过年夜饭,我们小孩子就会去给果树喂年饭,期盼来年硕果累累。这个时候,大人也可能吩咐我去给牛喂水,添加草料,也有可能安排我把鸡骨头拿去喂猪,把猪骨头拿去喂狗,我会花不少时间看着猪或狗如何慢慢吃完。大人饭后会忙于收拾厨房,打扫卫生,生一炉熊熊燃烧的柴火,上午砍的树蔸蔸派上用场,然后就呼唤孩子回家洗澡,换干净的衣服或新衣服迎接新年到来。一般情况下,孩子洗过澡后天也渐渐暗下来,我的两个弟弟还会跑向村子里玩耍,我自从母亲去世后,我胆子一直很小,害怕夜晚,我就不敢出去了,呆在家里,大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姐姐和婆婆可能会做针线活打发时间,村庄里爱好纸牌的男人可能聚在某一家玩上大人热闹一下,转钟时分各自回家祭祀,然后宵夜,玩牌的人也可能在某一家集中宵夜,继续玩纸牌,尽兴后回家休息,也可能玩通宵。我是经常没到宵夜时间就睡着了,没有玩伴的好处就是这样。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大年初一,跟着村子里小伙伴挨家挨户拜年,要说的吉祥话大人已教诲了好几遍。拜年只是形式,目的是讨要瓜子、糖、花生、水果、核桃之类的东西。一般都是女主人向孩子们派送这些,村庄不大,小半天就扫荡彻底,有时碰上某些家庭的女主人正忙,我们小孩子就需要点耐心等女主人空闲了给我们发瓜子和糖等,等不及了的时候就呼啦啦一群离开去别家讨要,不过请放心,最后还会回来的,只是换个时间而已。不过,村庄的每家都希望新年迎接的第一位客人是男孩子,大人们认为这样会给家里带来好运气,因此,家中有女孩子参与拜年讨要瓜子糖果的,大人都会嘱咐她走在队伍的后面,别第一个进门拜年。尽管这样,有时仍然会出现女孩子先进门的情况发生,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主人家会有点不高兴,但也不会责怪小孩,只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而已。大人在给小孩派发瓜子糖果时,也会送上许多祝福的话语,根据小孩的具体情况会说不同的吉祥语,如“金榜题名”、“双财双喜”、“四季发财”之类的话。新年第一天,村庄大人们见面也会互相祝福对方幸福吉祥。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我讨要瓜子这些东西后,一般回家交给我婆婆,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吃了后胃感觉不舒服,可能是饿饭的原因伤了胃。然后就在家等我们家的拜年客来,大嬢(大姑)家一般是姑父来拜年,卯嬢可能是她自己来,还会带上两个表妹,七嬢家姑父来的时候居多。这种等待有时候要持续好几天,嬢嬢(姑姑)和姑父他们不一定在同一天来拜年,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只要在正月十五前来都正常,有的人认为整个正月都是过年,不过一般都会在正月初四前来拜年。所以,有的年份,我要期待三四天,这个过程什么感觉,犹如饿了在等待一顿饭吗,说不清楚,是一种幸福,没错,幸福就是这样。
      家里来了客人,我就每天跟着客人转。如果是姑父来拜年,他们会帮忙上山砍柴或下地干活,我会比平时还认真,跟着他们学习,听他们谈论一些大人的事情,从话里想象一下外面的世界。姑父们的活由我公公安排,瞿家姑父没有手艺,安排给他的活需要体力多一些,欧家姑父是岩匠(石匠),有可能安排他修理石磨或上山找石头重新做一两样石具,如粑槽、猪槽、水缸、碓窝、火炉岩、阶檐岩等,工具他从自己家带来,唐家姑父是小学老师,我公公会安排比较轻松的活让他做,如果是上山砍柴,唐家姑父扛回家的那捆柴就没有另外两个姑父扛的柴大和重。因为我公公只给他捆这么多柴让他扛回家,另外两个姑父也没有什么意见。如果是嬢嬢(姑姑)来拜年,婆婆会安排她们做事,补衣服、洗衣服、做鞋子、帮厨都有可能,这时我姐姐会在嬢嬢的帮助下学做这些事情,几个嬢嬢还会说教我们兄弟几个,要我们听话,要努力读书,为大人争口气之类话语,每年都是这些话,但年年说年年新,我感觉每年都增添了不少力量。
      拜年客一般住上三四天就要回自己家了,这时候我会跟着他们走很长一段路程,念念不舍粘着,然后停下脚步看着他们背影慢慢消失,最后掉头回家,心中有点小失落。拜年有个规矩,拜年客回去的时候,背篓不能空着,也就是主人家这方要多少装点礼品在背篓里给客人,一般就是几个糍粑或瓜子之类的东西,这个时候,客人多不愿意要这些礼品,要推推攘攘好几个来回,实在推脱不了,客人会假装接受,然后在主人视线范围内将这些回礼放在地上,并告诉主人家,他已把礼品放在地上了,然后空着背篓回家,主人只好无可奈何地捡回这些礼品。不过,如果拜年客中有小孩,主人家给小孩的钱一般都会收下,也会假装拒绝一下,然后就接受。我们家早期的拜年客中有表妹表弟,公公婆婆一般都会打发五角或一块钱,慢慢涨到两块钱、五块钱、十块钱。我工作以后,打发客人的钱由我来提供,这个时候表妹表弟都已长大成人了,有的成家有的嫁人了,不需要打发钱了,只需要给我姐姐的两个小孩打发钱就可以了,我每年都是每个小孩100块,一直坚持到他们长大。有好几年,我经济状况略有好转,每年都会给我三个嬢嬢100块钱,大嬢如果拜年没来,我父亲会在年后把这100块钱给大嬢送过去。最近几年没有给几个嬢嬢钱,心中总觉得有什么没有放下,不过几个嬢嬢家的经济情况都很不错,她们的子孙都在外面打工赚钱了。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过年时,小孩子要有新衣服穿。我们家就说不清楚,不能保证年年有新衣服过年,要不就只有新上衣,或新裤子,或新鞋子,或者干脆一样新的都没有。我也很是羡慕村庄里有新衣服的伙伴,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久而久之,习惯了不穿新衣服,如果哪天家里大人给我买一件新衣服,我穿着反而不习惯,总感觉有人在注视我,走起路来都不如平时自然,真的特别扭。这种心绪影响我好长时间,第一次结婚时穿着新衣服都不自在了好一会儿,直到再婚后,吃饭穿衣的事情不用我操心了,老婆经常给我买新衣服,心结彻底消融。
      随着年龄渐长,对过年的感受也慢慢不一样了,过年的气氛也在渐变。上高中后,挨家挨户拜年讨要瓜子、核桃的事情我已不参加了,欣赏地看着村庄里的弟弟妹妹们满寨子串门,他们比我们小时候更大胆和勤奋,跑到邻近的村庄去拜年。不过,正月我还是会去村子串门走走,享受的已是大人的待遇,满满满娘们(叔叔婶子们)给我的瓜子核桃比小时候讨要的多得多,聊天的内容也不一样了,问我的一些问题都是打听县城里有些什么新奇事情可以告诉他们。正月初一那天,我与两个弟弟还会翻越房子后面的那座大山,在山的另一面半山腰出林界的地方等着我姐姐姐夫带着他们的孩子来拜年,如果初一那天他们没来,我们三兄弟第二天会继续去那个地方等待,直到接到姐姐姐夫一家子,三兄弟还会争着抱外甥。姐姐姐夫一家子拜年回转的时候,我们三兄弟仍然会送至迎接的那个地方,有时还会更远,送到山脚的公路边方止步回家。
      上大学后,村庄的年味离我远了许多。寒假回到家里,想为家里做点事也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公公婆婆也不让我做,怕我累着了,唯一全程参与的就是敬神祭祖,给公公当帮手,公公会仔细告诉我祭祀的程序和各位祖先的称呼,在往返祖坟的路途中,公公还会向我颂扬祖先们的艰辛创业和优良品德。父亲对我的关怀更是细致,晚上睡觉与父亲抵足而眠,他整个晚上都在用手为我整理被子,怕我的脚露在外面受冻,返校的时候,他背着我的行李一直送我到公路边才安心。为家里分不了忧,我只好在村庄到处转悠,村里所有的人对我是额外地客气,每到一家小坐,那家的主人立马命令小孩给我让坐,并且是上座,还会真心留我在他们家里喝酒吃饭,然后津津有味地听我讲北京的故事。过年的时候,我也与村庄小孩子们一起玩,但他们对待我的态度让我与他们有点距离,我象村庄的贵客,为了不影响他们玩乐的兴致,我旁观一小会就知趣地离开,然后回到自己家里闲坐或去山上溜达一圈。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990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岁末回家过年,这个年是我与公公婆婆过的最后一个年。自从公公婆婆离世后,我依然在村庄过了好几个春节,但年味已大不如从前了。母亲1972年去世后,父亲一直没有再找伴侣。1994年,父亲找到老伴,去了后母的村庄过年。这一年,我回到老家过年,恋故土,我一个人在村庄过年。为了不让父亲记挂我如何过年,我告诉父亲,我去卯嬢家过年,腊月二十九这天,我翻越老家后面的大山去了卯嬢家,在山脚的一个供销点买了一只手电筒,还准备了两节电池和三颗电筒灯泡备用。年三十下午,我与卯嬢家一起团年,饭前饭后都没有家的归属感,局外人的味道甚浓,于是我向嬢嬢姑父辞行回家,姑父一直把我送到他家的后山顶上方回转,当时天色已晚,姑父坚持挽留我明天再回,见我态度坚决,他目送我一程距离后,我们在灰暗的暮色中挥手告别。回家的路途万赖俱寂,无路人无飞鸟,行走不到一半的路程,天已黑尽,我拧亮手电,开始攀爬我家后面的大山,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九点多,我升起一炉熊熊大火,暖暖地享受这份孤独。
      我老家过年有个习俗叫“三十夜的火十五的灯”,因此,这炉火我必须点燃并保持到天亮。在静坐无我之时,村庄的老明推门而进,他在家闲坐无事,到村庄串门,见我家有亮光,故来探望一下,我送他一盒香烟,他与我确实无太多的聊天话语,乃告辞转战村庄其它人户找伙伴去了。实在无趣得很,我给大火加了些柴后,躺在床上,渐渐入梦。
      辞旧迎新,鞭炮声声,遵照旧习,我起床开门纳福,点燃早已准备好的鞭炮。父亲担心我饿饭,他在年三十的上午已把做好的饭菜放在碗柜里,我只要加热就可以了。吃罢早餐,没有美味的油茶汤和糍粑的早餐,我出发了,应该算是逃离,担心继续这样下去让我失掉毅力,会毁了我的。正月初二,我到了恩施,买了一件方便面,一直在房间睡觉和阅读,足不出户,害怕被人同情和可怜,窝到正式上班。但至此,只要一吃泡面就腹泻。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从此,我特别怕过年和过节,我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人共享这自由的光阴。后来依然是回到老家过年,父亲与后母回到我老家村庄居住,过年不再是一个人,但已找不回心中的那个年节。1999年结婚后,疲于应付自己小家的大事小情,回到村庄过年的机会很少了。乡音未改鬓毛衰,十一岁开始渐白的头发终于白成了一片。
       2007年腊月,我与七岁的儿子尧回老家过年。那年腊月,大雪漫天飞舞,还有冰冻。朋友宝爷的车送我到达五台煤矿这个地方,由于路面结冰不能继续前行,我与尧徒步向村庄进发。儿子很能吃苦,所有的冰雪路都是他自己独立完成,还跟随我去祖坟处祭祀。2009年,磕磕碰碰的婚姻走到尽头,离婚后成了游魂,年底又一次回老家过年,这次年三十去七嬢家团聚,大年初一,姑父陪伴我回到村庄,陪我聊天以解伤心之痛。至此以后,独自一人在武汉过了两个年。其中一个年三十,同事孟清兄害怕我难受,年三十晚上,撇下家人,专门来找我聊天,陪我在中南民大南湖边的运动场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夜深。我电话中告诉父亲,我过年很好,大城市很热闹的,不用担心。放下电话,用冷水洗了一把脸,默然享受这份孤独与寂寞。,2012年认识命中注定的她,从此不害怕过年,因为有她,还有儿女,家里有一盞照亮回家之路的灯,有一炉温暖我心的火,无论多晚无论多累,我要回家。家,生生不息。年,过了一年又一年。时间,永远向前。
  • 半夏时光
  • 发表于:2022/1/7 14:50:33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顶好帖,顶楼主!
来自手机版
(0)
(0)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